薄荷烟丝

多年滞笔

IWGP 【崇诚】王后诞生 5

接上⋯⋯

崇仔铃声沿袭原作。




(二)少女M与少年T 1



四月二十三日晚七点半左右。


G少年的银色奔驰休旅车出现在池袋工高正门口。


首先露面的是高大壮实堪称墙壁的双子塔兄弟,谨慎的左右观望后让开了车门。


国王在臣子的簇拥下优雅驾到。


驻守的刺青少年打出了致敬的手势,随行的接线生双手奉上行动电话,流畅的滑进Balmain的白裤口袋,这才抬起头来看向这久违的母校。




说起池袋工高,能用上的形容词大约只有臭名昭著。


每年都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学生被劝退,被警备署少年科直接戏称为:黑道预备军摇篮。


此话不假,素质好的很快就会被大哥挖角,其中一些狠辣角色甚至连黑道都不敢收,比如那个杜宾犬山井。


前前后后出了太多风云人物的学校还有个名震一时的异类,复写机羽泽,羽泽真琴。


偏偏是这里。也许是触景生情,安藤崇也想起了一些有的没的。




午间逾三十度的高温散了去,到底是春末,晚间的风还是有了几分凉意。


刺青少年的今日汇报与前两天无异:没有任何非本校学生靠近。


安藤崇止住了自己越来越远的思绪,挑起眉毛禀去执意跟随的手下,利落的单手支撑翻过落锁的铁门,悄无声息的走向黑暗的校舍,距离八点的时限,还有二十分钟。



作为丰岛区颇有历史的都立高中,池袋工高的校舍也几经变更,前前后后也占了一片广大的区域。


现如今还在运营的两栋主校舍七年前落成,素白的墙面早已被各式涂鸦覆盖了一层又一层,顺着走廊和楼梯一直延伸到天台,喧嚣的很。



安藤崇熟悉这里,非常的熟悉,这场游戏有失公平的对他有利。


即便是随便躲进一个教室里坐等的胜算也很大,依次搜索就能耗尽时间。


更何况到目前为止,驻守的部下还没发现作为鬼的,真岛诚的身影进入校园。


安藤崇有自己的打算。




绕过花哨的社团楼,向垃圾处理处的方向,常绿的马尾松排了五六行,林下草木稀疏。


跨过低矮的木质围栏,有条踩踏出的小径,这里通向卡尔安藤的秘密基地。


小路越走越窄,最终消失在一片荒草地再也无从辨认。


看来这几年并没有意外之客光临,这让安藤崇的心情好了几分。


熟门熟路的在黑暗中踩出新的路径,到达废弃的昭和校舍。



七时五十分,国王大人推开了老旧的门厅木门。


年久失修的校舍实在二三十年前封闭的,都立政府几经规划也未曾改建,就这么荒废了下来。


教工陆续换了几波,年老的保卫科大叔退休之后,这栋古朴的矮楼也就彻底被遗忘。


等到安藤崇入学时,旧校舍已经成为池袋工高众多传说中名不见经传的一个。


两层的砖混结构,内装却还保留了昭和初年时期的木质结构,长长的走廊两侧分布了不多的教室,锈蚀的白铁门牌上依稀可以分辨出黑色的彩墨班号,安全通道只有左右两条相隔甚远的楼梯,通向落锁的顶层天台。


门厅天花板上积了厚厚灰尘的钨丝灯泡也早已不能工作,安藤崇没有打上手电,但这不影响他适应黑暗。


左转向着走廊尽头的楼梯进发,木质台阶在脚下发出轻微的呻吟,带着时代感的悦耳。


十级台阶,

然后是过渡的‘匸’字形回转,

又是十级台阶,到达二楼。


再一次重复,就能看到与门厅相同的木门,这次隔开了的,是天台。



国王大人并不急于登上最后的十级台阶,随意的摸出行动电话。


解锁的荧光屏在黑暗中格外显眼,七时五十八分。


最后的汇报邮件掐着下一分钟送达:“king,无人进出。”


胜券在握。




钛白的板鞋只是几晃,木门近在眼前。


只差临门一脚,难得起了玩心的扫了眼了黯淡下去的电子屏幕,开始坏心眼的倒计时。


30秒,手指挑起把手上许同虚设的链条把玩着;


8秒,灵巧的解下缠绕的锁链;


3秒,暗黑的荧光屏突然亮起;


2秒,宇多田光的Aotomatic响彻走廊,


来电显示:真岛诚;


1秒,安藤崇推开木门接起了电话。


0秒,八点整。




“找到你了~。”




正对大门依靠在栏杆上的女孩子笑靥如花的开口,声音从右耳的听筒传来。





-tbc-





老是写不好的一章,改了好多次。

评论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