薄荷烟丝

多年滞笔

IWGP 【崇诚】王后诞生 3

接上

爆肝日更。

每章字数递增后面的篇幅怎么办િ😂ી

这cp真冷⋯⋯么人看好桑心( •̩̩̩̩_•̩̩̩̩ )



(一) 玩具杀手 2


被看扁了。
这是安藤崇看到只身影孤的中华娘跨进东口公园时的第一反应。


怎么说G少年在池袋的势力也排得上名,与那职业的黑道丰岛开发,羽泽组比来,影响力并不逊色。两位黑道头目亲自会面,G少年这边却还是电话作战吗?
GK依旧冷着脸,只是呼出的鼻息在这微凉的春日里又冷上了几分。


仿佛是感应到国王大人微不可查的怒火,在中华娘走近了喷水池边和负责安保的killers小组验证身份时,接线生奉上了GK的私人电话。


“我是真岛,真岛诚。”少了问候语,驾轻就熟的拨打私人号码熟稔的省去了寒暄。


回应的是国王大人的招牌冷哼。“不见不散?”


“未能守约,十二分的歉意,陛下。”仆从口吻倒是张口就来。


“和丰岛开发 羽泽组相比,还是G少年这边阿诚我更看重哦,毕竟,黑与白之间的大部分,
是灰色啊。”这样的说辞显然不能安抚盛怒的安藤崇。


“所以鄙人特别企划,在这场闹剧完结之日晚间八时,于您的母校前来拜谒。为表歉意,”透过听筒的明显笑意。


“我们玩个游戏吧国王大人,hide and seek,具体地点请自便,我来找到您,当然,输了的我会追加情报,关于G少年的内部问题,机密哦!”


“不得了的情报。准了。”游戏赎罪总算挽回了信赖,国王大人暂且搁置了仍在构思的极刑。


“那么,请听听那个孩子的故事吧,余兴节目已经为您双手奉上,臣下就此告退,望……”


“哔”归于寂静。


“啊~被挂断了。”真岛真琴对着红光灯下鲜亮的瓜瓤叹息道,“任性的国王大人哟,许久不见,甚是挂念。”


细软的女孩子声线小声嘀咕:“你说,他还记得我吗?”
愣头愣脑的大和方瓜当然以沉默作为回答。





小桃是个讨喜又胆大的中国女孩。
且不说只身与Kid Fram宣战,但是独闯G少年定期聚会,已经是可圈可点的勇敢。


“G少年国王先生,您好。我是真岛先生介绍来的委托人 红小桃。我想揭露Nikkie Z背后的故事。”发音纯正不带有任何杂质,中国人在语言方面的天赋异禀不是谬传。


洋娃娃般迷人的眼睛和鼻子,肌肤白里透红,就像还有余温的半透明塑料。除了高傲的气质和上翘的嘴角,脸庞就像画中人一般。她安静地微笑着,眼睛眯成一条线,白色迷你裙配浅绿色短款风衣,露出白得几乎可以与空气相溶的双腿,一根粉红色鞋带在上面盘旋缠绕。
难得的异国纯真大美人。


安藤崇绕完最后的半圈,正对着台下的部下们停止了圆周运动。


“今天的例会,一个委托。报酬是情报,没有直接收益。”
哗然,这些年无偿的工作可是少则又少,再小的组织也需要运行经费,G少年也不例外。


国王干净利落的说完开场白,舞台让给了优雅的爬上齐膝高喷水台的中华姑娘。


“我是红小桃,来自中国。”一个标准的日本式鞠躬,“去年的夏天,正是你们手上的Nikkie Z制作工厂夺走了我姐姐小英的生命。”
小桃从迷你裙的口袋里掏出折叠整齐的纸片,展开,仔细的抚平皱褶,是张放大处理的照片。
方正正的太阳城闪着诡异的光,竖立在汲取黑暗力量的夜空里,夜晚的序幕即将揭开。中华姑娘面对平静如水的小混混们开始讲述姐姐的悲惨故事。


“残忍的五月即将再次光临。”开场白听起来更像一句诗。


“每年五月份中国的玩具制造商就会招募大批的临时工,你们知道吗?世界上百分之八九十的玩具都是在中国南方制造的。”
G少年们摇晃着脑袋,显然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。


“再加上美国和日本圣诞节对玩具的需求,工厂需要大批的临时工,工厂要是放话出去说要招聘两千名临时工,第二天早上一定会有五万多年轻女孩汇集到工厂附近的车站。”


“相片上是我的姐姐,名叫小荣。在河南老家,她的漂亮是出了名的。”
小桃的目光从照片上移开,迅速凝聚起强烈的杀气。


“她被谋杀了!就在打工的工厂里,在奔跑过程中咽下了最后一口气。”
捏着照片的手因为用力过度有些白得发青。


“那是一家Kids Farm委托的制造厂,全球最受欢迎的Nikkie Z有半数都是在那里生产的.大得像体育馆的工厂里,没有空调也没有暖气,桌子排成一百米左右的直线,在那里你会看到两百名女工拿着很细的笔帮洋娃娃上色。工作时间是白班晚班轮流倒,一个十四小时,一个十小时,五月份一直到十月份一天二十四小时工厂不停作业。所谓工厂的集体宿舍就是一个大仓库,大通铺密密麻麻地摆放着,在那里容不下个人隐私。姐姐曾经写信对我说大家把塑料布挂在天花板上,那就是她们的窗帘。”


台下的听众们大概是在想像,努力跟上她的描述,两干多个女人挤在大通铺上,也许类似于战争时期的野战医院。每日十四个小时的工作后,除了睡觉再也不会有什么精力了。


“周薪差不多八百到一千日元。对一个劳工而言,福利、健康保险、加班奖金是她们不敢奢望的。”
“就在这样的工厂里,我的姐姐充当Nikkie Z流水线上的跑腿,每天这样重复。”


享受着时薪两千日元与轮休打工待遇的G少年们,诧异的一片沉默。


“去年七月底的一个早晨,姐姐因心脏病突发而晕倒,听说起初只是因为感冒感到有些不舒服,为了不被扣掉病假的工钱,她还是硬撑着去工作,第二天早晨姐姐就死了。Nikkie Z微笑的脸在姐姐晕倒时被她的双手打落。姐姐因心脏破裂当场死亡,医生说她的心脏是纵向裂开的。”


少女再也无法克制,激动地拍打着浅绿色风衣下的胸口大吼:

“姐姐来回跑一直到心脏破裂,这一切都是被逼的,她挣的钱一半寄回家,一半则供我来日本上语言学校,她说我比较聪明,让我好奸上学,将来进外企,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到那种工厂打工.她怕我心里有负担,还对我说以后加倍偿还就行。当初姐姐跟我说这些话时,笑得是那么的温馨,我……”


小桃并没有抽噎,做了一个深呼吸的动作,平稳了情绪。


“姐姐的同事给我凑了机票钱,我终于踏上了日本的土地。几经波折在池袋的便利店做个一个多月的夜班,偶然看到了《street beat》的专栏,就打了电话过去委托真岛先生,低价收费的麻烦终结者是我唯一的希望。”


阖上双目停顿了几秒,再次睁开双眼时,满眼的都是坚定。


“我也幸运,真岛先生为我牵线搭桥至今,有这么多人可以倾听我的故事。我只想讨个说法,我一直相信世界上还存有正义,只是躲在某个角落里。我这么做并不是为了报仇,只是想讨个公道。”


她孤身越洋远道而来,只是为了寻求心中的正义。


小桃话音刚落,有几个G少女当场把手中的Nikkie Z洋娃娃扔在公园的地上。谁都不想一直把沾满别人鲜血的洋娃娃抱在胸前。


沉默许久的安藤崇走上台前,抵上了一方手帕。接过话端:“星期五Nikkie Z和MC Fly的结婚典礼会在Kids Farm总公司的展览中心举行,届时还有娱乐节目作现场报道。G少年接受代理人真岛诚的委托,小桃小姐,你想怎么做?”


勇敢的少女直视国王的眼睛,缓缓说出了他的判决:
“我想让全国的女性都知道小荣的死。不需要男人参与,想麻烦G少女们帮忙,是无偿的,不知大家是否愿意为我的姐姐伸张正义。”


其中一个G少女自告奋勇地举起右手,宣誓了对国王的忠诚,以及对少女的鼓励。更多的G少女们举起手来,加入这场大义的斗争。


小桃再一次以一个标准的日本式鞠躬,结束了这场特别的演讲。



-tbc-


ps:

人称转换

人设补全

情节变换

还原原著风格真是逼死人啊⋯⋯

我这样啰嗦的人一句话可以加很多定语的啊!

好冷清 so sad( •̩̩̩̩_•̩̩̩̩ )



评论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