薄荷烟丝

多年滞笔

Middle

巧遇Marry,带着花哨拖拖拽拽的新款Les Nereides,顶着一身的大牌踩着足足四寸的细跟扫街。我是个吃货,一天五顿的忠实践行者,拉着名媛小姐非要喝过下午茶。
Marry大概和我是不同type,一贯的风风雨雨潇潇洒洒,无时无刻不装扮齐全,本人倒是米有男伴就素面朝天大衣平底,这站一块 多少有点 郁闷。
对 郁闷。女人的虚荣心大概如此,看不得花枝招展的女伴把自己比了下去,哪怕她见了你,就没了女神风范,踢了valentino,抹了Dior新色 大刺刺的开始把高热量的摩卡倒进喉咙。
其实,我何尝不明白,以前我们上无牌小店买衣服,甚至淘宝一下,心安理得,但现在都变了,没有个独特的款式昂贵的logo是真的不好意思穿去gossip brelunch,看中一件不菲的大披,心中总得研究下,身边有没有买过的?总之每一次的见面大家都是明察暗访,交换情报#花费大把时间去找那些孤品,要不就去hand made定制新物。
但,总有个人的钞票比你多。

tbc


港风试水

评论

热度(1)